匣子

请快乐吧
(ノ≧┏Д┓≦)ノ

【原创/由利老師二三事系列】溺水的人魚

啊啊啊啊作为一个文字啃食者攻君的文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超美味!

@Kurumi:

*随便写写 


*沉迷刀郎没有更多想法


*剩下的写完再说






那天我遇到了,一條沉溺的人魚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那是春天最后的一個星期一,夏天的氣息卻仿佛早已來臨,為了這個春天的最后一刊我來到了由利老師的家,沒想到遇見了一條奇特的人魚。


 


 


 


“由利老師,我來打擾了。”


 


推開老師書房的門,一個從未見過的少年正望著我。他約有15、6歲的樣子,穿著白色長袖襯衣和黑色西裝,褲像是剛放學的樣子。他皮膚雪白甚至讓人覺得有些透明,一頭淺色的泛著白的短髮,眸子似乎也有幾分灰藍色。他只是盤腿坐在那裡,周身卻仿佛有種奇怪的氛圍。


 


“你來的正好,我正打算打電話給你。”


 


聲音從身後傳來,我轉身看見由利老師手中拿著茶點。


 


“葵子阿姨呢?”


 


一般這種事都是葵子阿姨來做的,見老師親自去實在有些奇怪。


 


“回老家了,大概三四天才會回來。”


 


由利老師走進自己的書房,把茶點放在少年的面前。


 


“要喝茶的話自己去倒。”


 


見我一直沒說話,老師開口說道。


 


“我不是來喝茶的,老師這次的原稿您寫的怎麼樣了?”


 


“我不是已經給你了嘛。”


 


“這個月還有一期增刊,我有郵件告訴您的。”


 


“還沒寫。”


 


面對那個說的一臉義正言辭的人,我竟不知該說什麼好,或許是對他這樣的態度早已習慣了吧。


 


“先不說原稿的事情,彰伊,你見過人魚嗎?”


 


 


 


說了這麼多我似乎忘記了一個人,現在就讓我來說說有關他的事,雖然也只是從他口中所聽到的部分罷了。少年的名字叫做海老原榛名,是白玉堂的常客,高中一年級,因為一些原因現在正在休學中,在店裡的時候曾聽二之宮先生說過老師的事情,今天來這裡似乎是有事相求。


 


“所以說,你到底有什麼事情?”


 


雖然大體上我已經理解但是關鍵的部分我卻不明了。


 


“我變成了人魚。”


 


海老原說著,解開了襯衣的釦子,他裸露的上半身和同年齡的人來比要瘦的多也纖細的多,皮膚也近乎蒼白毫無血色,但就是這樣的皮膚在陽光的照射下卻異常的泛著青色的光,就好像魚鱗在陽光下的反射一樣。


 


“你看到了什麼。”


 


由利老師在一旁問我。


 


“青色的皮膚,還有魚鱗。”


 


說實話看見這樣的場景我並不覺得吃驚,因為他身上的魚鱗看起來完全不突兀,就像是一開始就是那樣,那便是他原本的面貌一樣。也許就如他所說的,他是人魚,而人魚身上有魚鱗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。


 


“我可以摸摸看嗎?”


 


海老原沒有說話,猶豫了一會後點了點頭。


 


我撫摸著他的手臂,手臂的顏色是近乎透明的白色,摸起來有些滑像是身上覆蓋了一層保護膜。青色最重的背部和腰部,摸起來有些凸起,雖有點像在撫摸魚的表面卻沒有那麼深刻的觸感,只是輕微的突兀。


 


“腿上也有嗎,可以看看嗎?”


 


海老原點了點頭,帶著些遲疑和害羞脫下了褲子。


 


海老原的腿已經完全變成了青色,不用觸摸都可以看見皮膚變得像鱗片一樣,大腿的兩邊似乎長出了魚鰭一樣的東西。他的腿就仿佛真的變成了人魚的下半身,他自己本身也好像變成了真正的人魚。


 


“你這還真是嚴重呢。”


 


等海老原穿好衣服后我說道,真不知道是經歷了什麼人類的皮膚才會變成這個樣子。


 


“不過彰伊,你說的那些我可完全沒看到。”


 


原本在旁邊一直不做聲的老師開了口。


 


“老師,你看不到嗎?”


 


“對,不管是顏色還是皮膚,在我看來海老原就和普通人一樣。”


 


“真的嗎?海老原君?”


 


不好的預感開始在我心裡萌生。


 


“是的,除了我自己以外,您還是第一個能看見的。”


 


“這樣啊。”


 


我只覺得一陣頭疼,原來要給我打電話是這個意思啊,看來麻煩的事情又來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把人類分類的方法有很多,好人和壞人,男人和女人,特別的人和平凡的人以及“看的見”的人和“看不見”的人。而不幸的是,在那個分類上我屬於前者。因為一些緣故我從小就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,但因為隨著年齡的增大我的力量越來越弱,現在也僅僅只是能看見罷了,但也因為這個我遭受了很多不愉快的事,不過關於我的事還是以後再說好了。


 


“可以告訴我,你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嗎?”


 


不管怎麼想,這樣的皮膚也不可能是天生的。


 


“半年前的暑假,我和朋友一起去海里游泳,因為我們都是游泳部的所以在沒有熱身的情況下就下了海,結果游的中途一個大浪打過來我腳抽了筋,溺水了。”


 


“因為有溺水的經歷所以你才變成了這樣?”


 


“不,我想這大概是詛咒,人魚的詛咒。”他頓了頓繼續說,“和我一起去的朋友是仁義,水上仁義,寫作仁義卻讀作人魚。”


 


他一邊說,一邊拿起筆在空白的紙上寫下了仁義兩個漢字。


 


“仁義是我們游泳部的王牌也是,也是全國大賽的常客。在我溺水的時候他想要來救我,可是就在那個時候又有浪打了過來,仁義被浪捲了進去而我也沉了下去。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,是在附近游泳的人發現了我,被浪捲走的仁義在最後也沒有被找到。”


 


“然後你的身上就長了魚鱗?”


 


“不,一開始並沒有。”海老原搖了搖頭,“那是我去參加了仁義的葬禮之後,每次只要碰到水身體就會開始一點點的發生變化,剛開始我完全不在意,等注意的時候已經晚了。只要皮膚接觸到水就會變得更加嚴重,但似乎除了我誰都看不到變化,即使去醫院也沒有查出任何異常。”


 


“你看得到什麼嗎,彰伊。”


 


在聽完海老原的話之後,老師問我。


 


“模模糊糊的能看到。”


 


“果然是這樣。”


 


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


 


海老原一臉疑惑的發問。


 


“簡單來說,你不是被詛咒了,只是被附身了而已。”


 


“附身?”


 


“打個比方,人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瓶子。每個瓶子里都裝有他原本的東西,而現在你的狀態則是除了原有的東西以外又加入了新的、不屬於你的東西。因為瓶子的容量是一定的,所以多出來的部分就溢了出來,也就是你身上明顯的變化。”


 


由利老師喝了口水後接著說,比起我來由利老師在這方面的知識要多的多,雖然他本人一點都看不見。


 


“雖然附身的情況每個人因人而異,不過一般來說都是強烈的感情或者妖怪作祟所形成的,你的話,大概就是你那位朋友在死前所懷有的感情依附在了你身上。”


 


“不過都過了半年了,你也平安無事,大概是沒有惡意的。”


 


打斷老師的話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如果海老原肯這樣算了就好了,我在心裡想到。

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匣子「玻璃制品」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作为一个文字啃食者攻君的文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超美味!